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2024年05月2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三版:百姓故事
2024年05月29日

我在乡下有张床

阅读量:391    本文字数:1718

/ 连 欣 /

 

自我记事起,幼时的我便被父亲带着去乡里的搬运站,跟随他早出晚归。或许是父亲体会到母亲带孩子太劳累了,父亲就分担一些母亲的艰辛,把稍大点的我随身带着照管,弟弟则留在乡下,就这样,年少懂事的我成了父亲的陪伴。

那时年轻力壮的父亲是村里出了名的“五老虎”之一,以力气大而闻名十里八乡。农村人有力气就可以凭力气吃饭,干完田间农活,趁农忙间隙,与村里的几位壮劳力到乡里的搬运站打零工,装卸搬运货物以补贴家用。大人们在公路边干重活时,我无所事事,独自蹲在路边数来来往往的汽车。这个落后的小乡镇,在公路上跑的车辆并不多,一天到晚也数不齐十个手指头,但比一年到头看不到汽车的村子里强多了,我感觉挺新鲜,对无聊的生活充满一股子兴奋劲。

有一天,一辆疾驰而过的大汽车上突然掉下来一个东西,我好奇地跑上去一瞧究竟,发现掉在地上的是一张似木板非木板的物件,我朝着疾驰远去的汽车喊叫了几声,可弱小的声音怎么会被驾驶员听到呢,只能拉起这张板材往回走。此时,有一位老大爷手里拿了一支棒冰,上前来诱惑我说:“小鬼头,我用棒冰换你手中的木板,好不好啊,棒冰又凉又甜可好吃了。”我经受住了老人手中棒冰的吸引,还是使劲将木板拖回父亲干活的搬运站。到了站里,父亲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一张纤维板(当时很流行的新产品),仔仔细细地询问了这块板材的来历,我如实回答是刚才在马路上捡到的。

后来,在无处上交又无人认领的情况下,这张纤维板成了我在站里午睡的“床”,躺在光滑的面板上,闻着木材香味,别提有多快乐了。之后,我每天中午不数汽车了,安然入睡在我自己的小床上,父亲也很安心地做着搬运工作,时不时回头朝我笑笑。每当我睡醒后,会有汗珠浸湿了纤维板,亮晶晶的,印上一个脸形,我会拿起抹布擦干板上的印痕,小心地保管好这张珍贵的床。父亲则将它竖起来,小心翼翼地侧靠在墙角边。往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它成了我们兄弟俩席地而坐时玩耍的乐园。那时别的小伙伴只能用晒匾乘凉,睡醒后脸上会有印痕,而我们有了这件神器,格外招伙伴们喜欢。特别是夏夜,在皎洁的月光下,清凉的院子里,我们三五个小孩子都挤在这张床上,蹦蹦跳跳、打打闹闹,荡漾开来数不尽的欢声笑语。在父亲贴心地打着蒲扇驱赶蚊子时,我们最后都美美地沉睡去,一觉睡到大天亮。

时光还是停留在乡下,如果说一张席地铺设的板能给伙伴们带来无穷无尽的快乐,那么睡在自己搭设的稻草床上,能无拘无束地享用,说说笑笑,味道更是非同寻常。在老家狭小的一间阁楼里,纵横交错摆放着两张木床,靠近窗户的便是我们兄弟俩的卧床。那时候,由于两个儿子长大了,全家四口人实在挤不下一张床,父亲便找来两条长凳,木板还是我与我哥在楼梯间找到的,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我们把木板抬到小溪里去清洗干净,靠墙晾晒干燥,当晚就迫不及待地铺在父母亲的床尾。所谓的床是大小不一、长短不一的五六块厚实的木板铺设而成,再盖上一些干爽的稻草,叠上一两床棉花絮,便是我们的窝。我们窝的四周板壁都是报纸糊的,为了防止漏风,头顶上悬挂着一张薄膜作为顶棚,是防止瓦片漏水,因为外面一下大雨,屋内会渗透进一滴滴小雨,刚好滴落在小床上。有了这一层薄膜,下雨天还能挡住雨水,不致于直接落在我们床上打湿了棉被,起到了保护作用。如果遇上家里来了表兄弟,五个小孩只能挤一张床,母亲怕我们睡得不够暖和,一下子盖上了五床被子,我们头尾交错,挤得翻不了身,又热又重,还是说着悄悄话,一直要坚持到后半夜才会心满意足地睡去。现在回忆起来还能隐隐闻到一股晒过的太阳味道,和感受到躲藏在被窝里的惊喜,温馨而有趣。

我们一边笑对生活,一边努力脱离最初的生长地。后来走上社会,自然也是从出租屋开始。第一次租住在城市里的洋房里,空空荡荡的房间没有提供一张床,是父亲开着拖拉机,送了一张棕床,挑进城,背上楼,辛辛苦苦地为我安了一个临时的“家”。从此,我就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打拼了十数年,也在城市里落了脚,拥有了自己的栖息之地。

短短的几十年间,从简陋的小床到如今豪华的大床,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徒然发现,父亲陪伴了我一路成长。猛然回首,我也年近半百,无限感怀,望着乡下我的那张空置的床,我想我会偶尔回到乡下小憩,让身心得到放松,梦回童年。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