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6月30日

雨中人

阅读数:247  本文字数:1040

(一)

傍晚时分,天气骤变。

呼呼作响的风挟裹着雨点,不由分说地拍打着玻璃、树枝、街上一张又一张陌生的脸庞……行人的脚步似乎更匆匆了,车辆也急于穿梭在车流中,时不时传来几声急促的喇叭声让人心慌意乱。

此时,老妈正准备带我去书法兴趣班,进行每周一次的书法熏陶。见此情景,老妈麻利从后座上拿下“超长版”母子雨披麻利地给我套上。霎时,被风吹得歪歪斜斜的雨线,不见了,只听得吧嗒吧嗒的雨滴砸在雨披上,此起彼伏,肆虐跳动,令人不禁打起了深深的寒颤!

 

(二)

“吱啦------”

一道声音划破嘈杂的上空,不偏不倚地刺入了我的耳膜。

前后不过三秒,我被重重地摔在了马路上,老妈与车则掉了个头摔在了马路对面。惊慌之中,我赶紧跑过去扶起被电瓶车狠狠压着的老妈。

“老妈?怎么回事?刹车失灵了?”

“没有呀!”

“嗯?”

“哎呀,不好了,原来是雨衣被卷进了后车轮里!”

“难怪,罪魁祸首在此。”

风呼呼作响,地上沾满了被风吹落的树叶;雨簌簌地落,汽车疾驰而过,偶尔溅起浑浊的水花散落在狼狈不堪的娘俩身旁。

“怎么办?上课快迟到了?手机也没有带呀!”

“来,我们两个努努力,把卷进去的雨衣拔出来!”

于是,顾不上疼痛的娘俩,各扯着雨衣的一角用力往外拽,铆足全力,呲牙咧嘴,可是手都扯得生疼,那被卷进的雨衣似乎被车轮牢牢地粘住了,丝毫没有想要分离的意思。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发丝、衣领、裤脚早已被雨水占领,湿哒哒地抗议着。

“快迟到了!我们俩力气不够大,拔不出来啊!”

“……”空气凝固,娘俩相视无语。

我的眼眶微微泛红,强忍泪水,无助的感觉第一次那么强烈的袭上心头。

 

(三)

雨帘中,一个撑着伞的模糊身影朝这边走来,越走越快,越走越近……

“呀,雨披被卷进去了?”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妇女满是关心地询问道,“伞帮俺拿着,俺当家的是修车的,来,俺试试。”

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伞早已塞进老妈的手里。她开始鼓捣起来,一边拎起车轮,一边自言自语。我和老妈则蜷缩在一起,呆呆地看着。

她的丝丝发线在风中凌乱着,忽而盖住了眼睛,忽而挂在了嘴边,忽而粘在了脸颊…….才一小会儿功夫,雨滴已一滴滴地滴落在她的脚尖,渗进鞋面里,更增黑色。

“嘶啦-----”

被卷进的雨披终于被抽离,我长舒一口气,不知如何感谢。还是老妈反应快,嘴里不停蹦出赞美之词以示感谢。她却摆摆漆黑的手一边走一边大声说:“快走,快带娃回家,小娃被淋湿了要感冒!雨伞给小娃!”

她早已转身投入了茫茫风雨中,只见雨点在灯光的折射中散落在的她的身旁,直至幻化成了一个小雨点……

——★

博世凯实验小学四(4)班 程韵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