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10月09日

与纸相伴三十余年

———记“杭州工匠”获得者陈旭东

阅读数:708  本文字数:1047

记者 郑逸菲

本报讯 捞纸、压纸、晒纸……从树皮等原材料到一张张薄如蝉翼的桃花纸,要经历一百多道工序,冬天有捞纸的寒冷,夏天有晒纸的炎热,尽管桃花纸宣纸制作很辛苦,可杭州临安浮玉堂纸业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旭东一做就是三十多年。精耕细作、执着于传承技艺的他,近日获得了“杭州工匠”称号。

1988年,陈旭东进入千洪宣纸厂当学徒,其中最难的工序———捞纸,他一学就是三年。

“捞纸看着很简单,浆水流出来,抖一下竹帘,一伸一抓一放,一张纸就出来了,但其实要做好一张上等的宣纸很难,要调动全身的力量,手动、腰甩、收腹等整套动作要一气呵成。现在公司的捞纸师傅大多有十几年的经验,夫妻档比较多。”陈旭东说。

因为勤于思考、举一反三,陈旭东慢慢地掌握了桃花纸宣纸制作的窍门,“浮玉堂”成立后,他还对工艺进行了改进。传统古法捞纸需要每个池子进行“扣槽”,然后用竹杆将油水搅匀,每次需要两个人。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陈旭东远赴韩国、日本取经,设计手捞式宣纸帘,研制并建成半自动喷浆式手工捞纸生产线,大大提高了桃花纸宣纸的生产效率,工人一天的捞纸量翻了一番。同时,解决了桃花纸宣纸厚薄不均匀、薄纸晾晒易破损等技术难题。这,也为他之后缓解招工难、降低生产成本打开国内市场等奠定了基础。

之所以于2000年成立“浮玉堂”,陈旭东说,初衷是传承传统技艺,“手工制作宣纸桃花纸的人越来越少,我希望有一个地方,可以传承技艺。”

公司成立之初,用陈旭东的话说一穷二白,兜里只有5000元钱,还向人借了10万元。

所幸的是,千洪桃花纸由来已久,不时有客商慕名前来询问。因为“浮玉堂”制作的纸,纸质绵韧,手感润柔,质地纯白细密,受到了客商的欢迎,销量逐步打开。

随着国画、书法等传统文化日渐受到重视,手工制作宣纸费时费力无法满足市场需求,陈旭东改进了几台机器做低端纸,手工纸则仍然面向中高端市场。

手工纸单张利润高,但制作数量有限,且客户群体少,反而是薄利多销的机制纸是“浮玉堂”利润的主要来源。尽管如此,陈旭东仍然坚持保留手工纸制作,这源于对手工制作宣纸的喜爱与责任,这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支持,2010年,手工纸厂房成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基地。

“在制纸上,机器是无法代替手工的,手工纸是一面旗帜,老一辈人的手艺不能在我们手中消失。”陈旭东说。

陈旭东担忧的是,技艺传承的后继无人:“手工制作宣纸太辛苦了,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来,厂里在做的都是老师傅,总有一天他们会做不动。”

加大力度支持优秀传统文化与技艺,陈旭东认为是技艺传承的希望所在,他说,他也将会在创新手工制纸工艺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