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如果快一点,我还可以再救一个人”

阅读数:841  本文字数:1239

记者采访唐平爱时,她一次次地流下了眼泪。

 

“如果动作快一点,我还可以再救一个人的……”12日,离山洪爆发已经过去两天,岛石镇银坑村妇联主席唐平爱仍然陷在自责当中,不断用手抹着眼泪。她的眼睛周围,因为多次摩擦,皮肤已经泛红。而她的声音已经非常沙哑,甚至说不出话来。

 

10日下午一点多,唐平爱和几个村干部、网格员到村子里头一处地质灾害点观察有无特殊情况发生。“当时山上的水猛地冲下来,人已经走不上去,小河里的水已经慢慢涌上岸。我一看情况不太对,就通知其他村干部先去把村里一个90多岁的老人转移。”唐平爱说,老人家住在老车站附近,地势比较低,还是旧房子,可能会有危险。

到达老人家里的时候,地面上已经积起浅浅一层水,老人在房间里睡觉,他的儿子、女婿还没意识到危险性。“婆婆,醒一醒,我们换个地方睡。”怕老人禁不住刺激,唐平爱没敢说出实情。“可老婆婆睡眼惺忪,还糊里糊涂的,不愿意走。”唐平爱和村书记扶起老人,准备“强制”带走。

可是唐平爱个子矮小,一米五不到,而老人身形较大,身体又僵硬,要背着,后面又要人托着,人手不够。唐平爱立刻跑到马路上叫人帮忙。“那个时候水已经大得不得了,我往回走也走不了。”唐平爱告诉记者,刚好外面有个村民走进来,就叫住他一起去救人。十多分钟后,也就是下午快3点的时候,大家终于把老人转移到了附近地势较高的房子里。不到20秒时间,“嘭”地一声,老人的房子被冲倒了,只剩下前面和右边的墙壁。灾后,唐平爱去拍了照片,门楣边的泥渍依旧清晰。

雨越下越大,四面八方夹杂泥沙的水都向着村庄主干道上聚集,沿路沿河的房子无一不遭了秧。唐平爱和村书记、村民也困在房子里出不来,可他们还想再出去救几个人。“我和书记的手机响个不停,都是求救电话。”

当时,她们对面的超市里还困着3个人,可他们实在过不去,马路跟河道已经融为一体。于是他们就打电话叫人从后山方向破窗而入,把3个被困人员救了出来。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平爱只记得出来时天空已经很黑了。他们是摸着墙壁、踩着人家门口的台阶才走回家的。平时1分钟的路程,硬是走了六七分钟,头顶冒出了汗。“困在那里时就听说有两个老人失踪了。第二天上门了解群众受灾情况时,才确认总共有3位老人被水冲走了。”唐平爱控制不住哭了起来,“如果我们早点发现,如果我们动作快一点,我们或许还能再救一个人。”这种自责深深埋在她心中。

其实,唐平爱家受灾也很严重。山洪发生时,她丈夫还在岛石镇上,她17岁的女儿独自在家。“当时只管救村民了,女儿也没顾上。”不过好在,她家人都平安无事。现在,女儿也跟着她,帮她打下手、安抚老人情绪。“我觉得我妈妈很勇敢,当时我很害怕但也很感动。我是护理专业的,我要尽我所能帮助村里的人。”她的女儿方苗韩说。

据邻居们介绍,唐平爱是个非常负责任的人,是用良心做事的人。自2015年担任银坑村妇联主席,一直尽心尽力,也曾获得过市“十佳助老员”。“做事要凭良心,大家都是一个村的,相互之间有感情,我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如果我当时快一点,他们3个就不会……”唐平爱又一次哽咽。

记者 朱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