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7月11日

竹林

阅读数:658  本文字数:455

@岁月匆匆

 

城郊有一片竹林,长势喜人。每根竹子都是直挺挺的,向着天空生长。我是在夏日的午后,寻了竹林的清幽而来。早有小户人家的大爷,在竹林的躺椅上小憩。竹林分了两片,中间有石板路间隔开来。

阳光透过竹叶,散落下来,星星点点。到了夏日,春日的竹笋早就长成了直直的竹子。竹林旁的酒家,主人告诉我,这些都是今年的新竹。看着挺拔的竹子,我真不敢相信,只是经过了两个季节,小小的竹笋就会长成这么高大的竹子。

酒家在竹林旁修了房屋,门前排着几口大缸,在缸上贴了红纸,纸上写着大大的一个“酒”字,还竖着几面三角旗,路过的人,很有一些穿越到古时的感觉。

常有竹林酒家之说,也有竹林禅院的话题。与竹林有关的,多是些清幽风雅之物。倘若一间酒馆生在竹林处,赶路的人都会闻香下马。要是禅院坐落在竹林处,总是会有禅心雅静的人,停留不去,便有了“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清风扫过竹林,有笛声悠扬的声音。在城市,即便是种了几株竹子,也是听不见的,风过竹叶的声音,被车马喧嚣盖住。到了郊外,那就是另一般景象。静下来,会听见很多美妙的声音。

临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