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8年12月06日

不信邪道信正道,访调对接取成效(二)

阅读数:373  本文字数:876

同年7月26日下午,锦城街道调委会主持第二次调解。这次,死者方家属依然不理会调委会的劝告,纠集了20余人到调委会,美其名曰旁听,实质为伺机聚众闹事。死者家属方认为,金某如果赔偿不了这么多钱,就请其后面的老板出来谈赔偿事宜。金某明确表示,死者皮某某与自己本来就认识,是自己请来拆卷闸门的,两个人合伙挣点小钱,不存在身后有其他被雇佣关系。锦城街道调委会认为双方当事人对适格主体及事实认定上仍存在较大差异,建议公安机关查清事实再进行协商,本次调解未成功。

7月27日下午,锦城调委会组织第三次调解。死者家属方又一次纠集了27人来到调委会办公场所。这一次,死者家属方聘请了一名律师参加调解。该律师认为,死者皮某某需按照城市居民死亡赔偿标准以及工伤标准要求金某进行赔偿,赔偿标的为160万,且金某为全责。金某表示自己的经济条件加上东拼西凑只能赔偿30万。锦城街道调委会通过做双方当事人工作后,死者家属方认为112万是最低赔偿底线,但金某表示最多只能拿出40万,因双方赔偿数额差距太大,此次调解未能成功,死者家属方明确表示协调不成将通过司法途径,但其不愿接收终止调解告知书。

7月28日至29日,金某妻子病情出现危机急送杭州进行医疗,金某需要在杭州照顾妻子,调解工作便暂时搁浅。通过三次调解,锦城调委会发现死者方来人均众多,且有滋事闹事倾向。根据签到册,许多人均出现不同户籍,经调查,竟是死者家属聘请的在临安务工的外来人员。锦城调委会第一时间将这一信息上报给省、市、区信访局,明示有信访升级的倾向。

果不其然,7月30日,死者家属方二十余人到临安区信访局进行信访,反映街道不作为、办事进展缓慢等问题。当日下午,街道再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死者方家属不顾调委会反对,集聚20余人在调委会办公场所参加调解。由于死者家属方坚持赔偿标的不让,双方差距依然较大,最终调解失败。

为了逼迫对方接受自己的赔偿条件,死者家属方遂于7月31日下午、8月3日上午二次分别到杭州市信访局进行信访,信访访原因为皮某某受雇佣在锦城街道某村拆旧卷闸门不慎摔落死亡,得不到全责赔偿,要求及时解决,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信访事宜。

(待续)

(杭州市临安区司法局锦城司法所 何晓琳)